科技中国杂志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星创天地”发展的现状与对策

来源:《科技中国》2018年第十一期pp.59-61

日期:2018-11-19

  王伟楠1,孟燕萍2,李浴3

  (1.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2.科技部农村中心;3.吉林省软科学研究所)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两次提到了“乡村振兴战略”,并将它列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坚定实施的七大战略之一,提出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支持和鼓励农民就业创业的战略设想。近年来,“星创天地”在激发农村创新创业热情,推动农业转型升级和脱贫攻坚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一、“星创天地”发展的现状与成效

  在政策引导和市场虹吸的双重作用下,2017年“星创天地”璀璨爆发,形成了以农业龙头企业为主体,农业专业合作社、农业院校、科研机构、农业园区和孵化器为辅的发展格局,涌现出湖南德人牧业、武汉生物智造、重庆潼南农家等各具特色的星创天地。截至2017年底,全国已有国家级“星创天地”1206家,呈现出以下发展特点:

  一是鼓励地方探索,营造“星创天地”发展良好环境。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就是要发挥政府有形之手的作用,引导创新要素回流乡村。截至2017年底,国家级“星创天地”已经实现省级全覆盖,江苏、山东、四川分列前三。各地在“星创天地”建设中,坚持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的理念,综合运用政策、制度、金融等工具,支持“星创天地”创新发展。北京、江苏、湖南等地区和省份出台了各具特色的省级“星创天地”建设方案,开展了省级“星创天地”备案工作。洛阳、榆林、潼南等地级市(区)发布了一系列支持“星创天地”发展的优惠政策,在空间建设、企业孵化等环节给予奖补。以洛阳市为例,出台了《加快“星创天地”建设扶持办法》,对获批的国家级、省级、市级“星创天地”分别给予一次性100万元、50万元、10万元奖励;每成功认定1家高新技术企业,给予相应“星创天地”5万元奖励。

  二是坚持市场运作,积极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着力点是加快建设“人的新农村”,培养造就适应现代农业发展、新兴产业振兴、美丽乡村建设要求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星创天地”是一个开放的、新兴的创新创业生态系统,通过聚集资金、信息、技术、市场等更多的社会化、市场化、专业化服务资源,降低创业成本和风险,吸引有志之士主动参与到乡村振兴当中。截至2017年底,1206家国家级“星创天地”,共聚集创业导师9971名,累计培训创业人才286万人,培育职业农民29万余人,成功孵化16369家企业,培育新型经营主体13115个,营造了农村创新创业的良好氛围,培养造就了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

  三是发展内生动力,带动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提高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和发展能力,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根本之策、长远之计,也是乡村振兴的重要目标。“星创天地”针对贫困地区突出存在的科技和人才短板,坚持“扶志”与“扶智”相结合,围绕地方优势主导产业,以创业促进产业发展,以产业发展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致富脱贫,实现由“输血式”扶贫向“造血式”扶贫转变。以第二批568家国家级“星创天地”为例,建设在贫困县的有153家,占贫困县总数的18.4%;建设在国家级贫困县的有106家,占国家级贫困县总数的18.8%。第二批国家级“星创天地”,累计带动贫困户54万户,促进贫困户增收约25.4亿,为推动县域经济发展,助力科技扶贫发挥了巨大作用。

  二、“星创天地”发展面临的问题与对策

  随着政策的调整和市场需求的变化,“星创天地”的发展也面临着新的问题与挑战,只有对其发展问题有清醒的认识,对农业发展趋势有准确的判断,对市场主体有清晰的厘定,“星创天地”才能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一是防止政绩指标化,合理制定“星创天地”评级指标。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国家战略背景下,有些地区把建设“星创天地”数量当作了硬指标,通过优惠政策强行推出一些成长性较差、功能性较低的“星创126天地”,华而不实的作法并不能从实质上促进农村创新创业。科技管理部门应当敲响警钟,及时建立“星创天地”的考核评价指标体系,围绕乡村振兴战略中提出的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动农民增收致富等方面开展评定工作,将考核评价结果作为科技管理部门给予后补助的重要依据。将“星创天地”的管理纳入全国科技统计调查工作,对已经备案的“星创天地”进行动态监测,实行动态管理,建立退出机制。加强一线科技管理人员培训,让星创天地的政策落实到位、农村科技创业服务到位、科技管理部门行政推动到位。

  二是避免建设同质化,引导“星创天地”差异化和专业化发展。我国县(市)众多,每个县(市)的规模、资源条件和创新创业基础千差万别,一个要求一种标准执行不符合各地发展的实际。大城市的经济发展水平、政策支持力度、创新创业氛围与中西部县(市)明显不同。应按照规模大小、发展水平等因素对“星创天地”进行分类,作出针对性、差别化的规划和部署。例如,在城市近郊区,以发展农业高新技术产业和企业孵化为重点,服务都市农业与休闲农业;在农村集中区,立足区域特色,聚集农业适用技术成果包,服务特色种植养殖、生态农业与乡村旅游等产业发展。此外,应构建特色化、细分领域的专业化“星创天地”,推动“星创天地”从自由生长走向精耕细作。例如,“武汉生物智造星创天地”以武汉市农科院的优势特色专业为基础,打造了国内专业性的生物农业“星创天地”,共孵化了23家生物农业领域方面的企业。

  三是摆脱“散兵游勇”,加快“抱团发展”。绝大多数“星创天地”的主体比较单一,未能建立有效的多主体互动模式,创新互动、传媒互动、创研互动、创政互动机制尚未形成,发展路径狭窄。通过构建“星创天地”的“总部—分中心—节点”的生态网络布局,策划成立“星创天地创新服务联盟”,充分发掘各“星创天地”单位的优势和特色,加强“星创天地”之间的合作交流、互促发展,横向打通“星创天地”的优质服务资源,纵向打通农业创新创业的全链条,消除“孤岛”,促进资源高效流动与配置。如2017年9月成立的东部沿海“星创天地”联盟,一方面通过建立协同优化共享的创新平台、搭建科技金融平台、举办创新创业赛事、培训交流等工作,实行优势互补,促进资源共享,形成了东部地区“星创天地”的发展合力;另一方面通过整合科技界、产业界、法律界高层次专家资源,组成了东部地区国家级“星创天地”专家库,为进一步提升东部地区“星创天地”建设、管理和运营水平打下了坚实基础。此外,还应围绕“星创天地”建立一个政府、市场有机协同的创新公共服务体系,强化“星创天地”与农业科技园区、高新区、农业产业园区等的协作机制,完善政策衔接,实现共建共享。

  本报告系《2017年星创天地建设发展数据统计分析研究》阶段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