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中国杂志

新时代如何推动县域新经济发展

来源:《科技中国》2018年第十一期pp.62-64

日期:2018-11-19

  文/傅晋华(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

  李克强总理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新经济”概念,强调发展新经济是要培育新动能,促进中国经济转型。从国家整体角度看,新经济的覆盖面与内涵广泛,既包括三产中的“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电子商务等新兴产业和业态,也包括工业制造当中的智能制造、大规模定制化生产等内容。县域经济是我国国民经济的基础单元。在推动新经济发展过程中,县域如何搭上新经济发展的“快车”,形成适合县域特点的新经济模式,成为县域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所在。

  一、“去中心化”: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与创新为县域新经济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近年来,县域地区和互联网结合的紧密程度正在不断加强。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最新统计,截至2015年12月,我国网民中农村网民占比28.4%,规模达1.95亿,较2014年底增加1694万人,增幅为9.5%;城镇网民占比71.6%,规模为4.93亿,较2014年底增加2257万人,增幅为4.8%。农村网民在整体网民中的占比增加,规模增长速度是城镇的2倍。

  在此背景下,县域经济发展模式正在悄然发生变化。传统工业化时代工业经济的发展主要依赖于对土地、资金、劳动力等稀缺要素的集中和占有,而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与创新则打破了这一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经济发展更多地强调信息的共享,越共享信息越多,同时突破了地理的限制,经济社会向扁平化的结构发展,呈现“去中心化”的特征,中心城市与非中心城市的地位差距不断缩小,原本传统生产要素集聚水平不高的中小城市与乡镇地区获得迅速发展的机遇。据阿里研究院相关报告,截至2015年底,全国电子商务产业年销售额超1亿元的县域地区已达到350个左右,其中,有超过120个这样的“亿元淘宝县”位于中西部等欠发达地区,说明互联网经济不仅使中心城市与非中心城市间的差距缩小,同时也推动了不同区域县域经济间的发展差距缩小。

  二、平台经济是县域新经济的主要特征

  从经济增长函数角度看,新经济的本质是新的数据、信息、创新、创意、文化等要素加入生产函数中,而不仅仅是传统的劳动、资本、技术三类要素,从而引发生产函数的连续性变化,导致经济结构和质量的提升。具体到县域经济,从近年来发展现状看,平台经济的崛起成为县域新经济发展的主要特征,这也是互联网技术应用与创新强力渗透的结果。所谓“平台经济”,是指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将相互依赖的不同群体集合在一起,通过促进群体间高效互动而创造出价值。据《2015年全球互联网趋势报告》,截至2015年5月,按照市值计算的全球15大互联网公司均为平台型公司,其中美国11家,中国4家。这15大互联网公司的市值接近2.5万亿美元,是20年前的144倍。互联网平台的力量可见一斑。

  县域地区正是依靠这些力量强大的互联网平台,汇聚发展资源,缩小甚至抹平了与大城市间的地区差异。平台经济目前已成为县域地区在发展新经济、培育地区发展新动能方面的重要途径。具体来看,目前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正在蓬勃发展并将对县域经济社会产生重要影响的新业态主要包括以下三类:

  一是基于第三方电商平台在县域地区发展电子商务产业。从2003年开始,我国县域电商进入起步阶段,2005年当年新增网商数量达到万级;2006—2009年,县域电商规模持续扩大,2009年当年新增网商达到10万级;2010年以来,县域电商规模明显扩大,每年新增网商规模巨大,到2013年当年新增网商规模已接近百万级。截至2015年底,全国已形成350个左右“亿元淘宝县”。在带动经济发展基础上,县域电商产业也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效应。据统计,2015年在阿里巴巴零售平台上全国贫困县网店销售总额超过215亿元,同比增长80.69%。其中,34个贫困县跻身“亿元淘宝县”行列。

  二是基于互联网平台在县域地区以众包模式发展新“劳务经济”。互联网的发展,改变了传统创新模式,使企业与用户共同创新、共创价值成为可能。众包模式正是基于“用户为创新者”的观点,将消费者与创新紧密联系起来。这一模式在市场广阔但渠道建设尚未完善的县域农村地区具有很强的竞争力。一些互联网创业企业通过建立劳务众包的互联网平台,将农村地区包括留守妇女在内的大量闲置劳动力集聚起来并盘活。如全国最大的面向农村的互联网门户“村村乐”,通过O2O的模式,对农村推广的刷墙、派发传单、线下推广活动组织、农村最后一公里物流等进行劳务众包,既满足了家电下乡、汽车下乡等企业的需求,也带动了县域农村地区闲置劳动力的就业和增收。

  三是基于互联网平台在县域地区发展多种类型的互联网金融产业。融资问题是实体经济发展面临的关键问题。作为县域经济的“血管”,县域金融对县域地区的“供血”明显不足。伴随着县域新经济的发展,目前县域地区已经出现了多种类型的互联网金融模式,比如,信息撮合平台、P2P借贷平台、农产品和农场众筹平台以及正在探索中的互联网保险等。以众筹模式为例,2014年3月国内第一家农业领域专门性众筹平台“尝鲜众筹”上线,为农业项目的创业发起人提供募资、投资、孵化、运营的一站式专业众筹服务。

  县域新经济的发展已经为县域带来了良好的不同以往的经济社会效应,尤其是在带动创业、扩大就业等方面。目前,数量超过100万的新农人群体利用微博、微信、第三方电商平台等互联网工具在县域地区开展创新创业;同时,以返乡农民工、返乡大学生等为主体的“城归”力量在看到县域地区新经济发展所带来的各类创业机会后,也纷纷返乡创业。据统计,截至2014年底,全国返乡创业的农民工已达200万人左右。

  三、关于推动县域新经济发展的政策建议

  推动县域新经济发展,是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在县域落实的重要途径。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关注以下几方面政策的制定与实施:

  第一,支持互联网平台企业在县域地区开展创新创业。平台经济是县域新经济的主要特征。而推动平台经济发展的既包括像阿里巴巴、京东等互联网领军企业,也包括很多发展潜力巨大的中小微创业企业。为了更好地发挥这些互联网平台企业的作用,政府相关部门应通过财税优惠政策降低这些企业的运营成本,为企业营造良好的创业创新环境,鼓励各类创新创业要素在互联网平台上集聚,进一步激发中小微平台企业的创业活力。

  第二,加强县域,特别是县域农村地区的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近年来,尽管县域地区互联网化程度快速提升,在网民规模增幅方面农村快于城镇,但是在网民规模比重和互联网普及率方面依然存在较大的城乡差距。因此,为了更好地推动县域新经济发展,需要进一步加快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缩小城乡间的“数字鸿沟”,提高惠及小城镇与农村居民的公共信息服务水平,支持城乡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平台的建设,为县域新经济的发展营造良好的“硬件”环境。

  第三,通过智力建设促进县域新经济发展。和传统经济不同,新经济发展更需要包括数据、信息、创新、创意等新生产要素的投入,这对县域创新创业人才培育提出了更高要求。建议政府采用购买服务的方式,向社会提供互联网知识技能培训,特别是增加对返乡创业人员免费创业培训的供给;同时,县级政府应积极利用县域内外的智力资源,引进和培养一批“互联网+”领域人才来支撑新经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