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科技部研究中心房汉廷:最好设立国家科技发展银行

来源:中金在线

日期:2008-02-25

科技部研究中心创业投资研究所所长房汉廷提出,国家应尽快建立推动企业技术创新的创业金融制度。他说,帮富不帮穷的传统金融制度,追求的是低风险高收益,这与资金匮乏的中小企业发展模式不相适应。创业金融是将创业企业筹资与风险投资有机结合的金融制度,它将目前分散的政府基金、各种创投资金和创业板市场纳入到统一的创业金融框架下,通过科学规范的管理运作,为中小企业的技术创新、特别是创业初期的研发活动提供积极有效的金融服务。

   企业创业过程中市场失灵处需政府帮助

  


专家认为,对于中小企业发展来说,知识产权保护不亚于融资的重要性。政府应设立保护机制,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加强技术壁垒。黄深钢摄



   房汉廷认为,分析我国中小企业的创业投资环境,得从企业的成长过程谈起。首先,如果一个人有了创业的创意——这创意可以来自一个商业模式、一个需求或者一个可以产业化的技术专利等等,他准备把这个创业的创意变成企业,那么在开始时必须有资金支持,此时如果他既没有资金又没有抵押物,更没有信用,那么如何成立企业就会碰到瓶颈,大多数人会通过将家庭、朋友的钱拿来投资。其次,等创办了企业之后,需要出产品时,原来的内源性资金消耗完了,外部资金又融不了资,这时就碰到了第二个死亡谷,其中有50%左右的企业死亡。第三,有一半企业侥幸活下来,有了产品,也有了一定的成长性,早期的创业投资愿意投资了,产品做的有模有样,准备推向市场时,有生产和研发资金,却没有市场推广资金,此时,可能一部分企业死亡,一部分企业成为老头树,因为企业不能从市场中赚钱,技术不能升级。第四是部分企业成长起来后,受到银行、风险投资基金的关照,进入快速成长期,可能还会成为行业领跑者。总之,企业在成长过程中,存在以上三处市场失灵的地方,此时就需要政府提供帮助。

   我们国家从1999年成立科技中小企业创业基金以来,累计投入40亿元支持了近5000家科技型企业。这些企业利用自有资金和有限的创业基金,只能进行实验,不足以进行大规模生产,此时虽然有了一定前景,但是风险投资不愿意提前介入,政府可以通过创业风险投资引导基金,对小企业进行股权投资。

   据科技部研究中心创投研究所的统计,近年来,银行资本对创投资金的融入量急剧增加。首先是银行向创投贷款。国家开发银行与科技部火炬中心合作的“为创业投资机构融资提供高科技贷款”项目,已经在北京、上海、西安、重庆四地开始试点,共向16家风投放贷12.3亿元。其次是银行资金参股创投。在已经开始实施的《创业投资企业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了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的理念,并规定了参股创投以及通过担保进行投资的两种形式。目前很多地方已开始实施。在苏州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的10亿元规模中,国家开发银行参股六亿元。据称,国开行预计有数百亿的总额度用于此,而已经落实的有数十亿元。同时,中国进出口银行也设立了“特别融资账户”,已有50亿元资金用在创业投资领域。

   “创投引导基金宗旨就是如何把政府资金、市场资金进行捆绑,交给专业性强的创投团队运作,进而引导、放大民间资本。”房汉廷表示,政策性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扶持创投发展,能较好地克服政府直接从事创业投资的低效率和不专业等问题。

   去年以来创业投资呈现五个逆转性的变化

   房汉廷透露,有关部门正在和全国工商联探讨研究设立国家科技发展银行,“这个银行既不是政策性银行也不是商业银行,而是一个要求给点特殊政策的银行。”他说。这个银行将像硅谷银行那样,可以用债权和股权两种工具运营,而其未来的贷款对象必须是创投机构投资过的企业,“这样就把创投基金、创业企业和银行业务打包联系在一起。”

   资料显示,硅谷银行成立之初的目的是为硅谷地区数量日益增长的新创办技术公司提供信贷和银行服务。后来,硅谷银行本身也投资于50多家国际私人股份基金。不过,银行业务仍是硅谷银行金融集团的主要业务来源。

   房汉廷指出,去年以来创业投资呈现五个逆转性的变化。一是创业投资机构的数量急剧增加,去年前三季度增加了100家左右,相应资本量增加了150亿元。二是新增加的创投机构大多由有产业背景的企业和集团设立,这类机构选择项目和风险识别的能力比以前有所提高。三是各地方由政府设立的引导资金加快规模。四是金融资本对创投投资急剧性的增加。五是中外合资、合作形式的创投机构设立加快,很多还是以离岸的形式设立。

   他也表示,券商独立做创投业务牵扯太多因素。券商直接运作创业投资存在很大风险,主要有两方面的考虑。

   一是证券公司做私募股权投资,存在较大的道德风险。证券公司过去出现过挪用保证金、挪用国债做回购等问题,在公司治理方面做得不够。如果允许其用自有资金或者客户资金进行投资,如何把客户资金和自有资金分开,确保客户资产安全,都是很难解决的问题。

   二是在现有条件下,一般券商注册资本也就是二三十亿元,仅凭这么一点自有资金,还要开展其他业务,如果再拿出一部分做风险投资业务确实有风险。

   房汉廷说,证券市场应该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以中关村股权代办点为龙头,设立一种封闭式非上市股权基金,允许券商参与创建这种新式基金,实现创投业务的开展。未来这种基金很可能在国内的场外交易市场上市,如代办股价转让系统、中关村股权交易市场等。场外交易市场不仅可以为此类基金提供股权转让,也可以给其他境内非离岸创投基金提供转让平台,甚至有可能允许它们募集资金。

   “很多基金能够以这种形式吸纳到可观的资金。”他表示,国外的类似基金动辄几十亿美金,而现在国内多的也就是10亿元人民币,如能利用场外市场扩大规模很有益处。而同时,这种封闭式非上市股权基金针对的是机构投资者,有足够的抗风险能力;而其所在的场外市场,也都有自律机构监管,有一定的规则和很好的信息披露制度,规范性会更强,能在一定程度上规避券商资金参与创投的风险。

科研计划不能“为技术而技术”

   房汉廷分析,一些科研机构在承担了科研的课题后,就已经完成了项目的出售,实际上已经获得了销售收入和利润了,不需要对这个研究成果产业化。也就是说,国家大量的研发资金投入这些机构后,一般不可能产生转化为市场产品的动机。

   国家科研经费投入非常重要,有些研究必须依靠国家投资,必须有一种开放式的课题申请模式,不能由少数专家或学者把持,应该有一个更开放的评价体系。“实际上一些科研计划,很典型的就是为技术而技术,没把技术作为创造财富的工具,也没有把技术作为解决问题的工具。这样一来,科技创新就有些下围棋的味道,成了个游戏。”房汉廷认为。

   房汉廷提出,解决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着手:

   一方面,在非基础研究方面,国家科技计划应以市场和企业为中心,而不是围绕着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另一方面,怎么把这些科研院所的研究力量整合到以市场为导向的技术中,使他们的研究符合市场的需要,服从企业的需要。

   “大中型国有企业由于体制上的原因,缺乏创新动力;扶持科技型中小企业发展,是提高中国科技创新能力的关键。”相关的投资发展报告提出,对于已经拥有12万家科技型中小企业的中国来说,每年五亿元左右的资金支持很难起到大规模激励创新的作用。

   房汉廷说,之所以推出创业发展报告,就是为了营造有利于科技型中小企业不同成长阶段发展环境的社会化解决方案,加大加强对中小企业的各种激励措施,真正扶持一批科技型中小企业成长为大型科技企业。

   目前,对于中小企业发展来说,知识产权保护不亚于融资的重要性。房汉廷认为,目前应该改善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比如牵扯到国家重大利益的专利保护,应该由国家拿出资金来进行保护,有关统计显示,目前与国外打一个知识产权官司,至少需要250万美元的费用,一般企业谁也承受不起,法律上就应该有一个援助资金,通过行业协会或者中介组织打官司,许多专利可能对企业没有用,对于国家有用,就应该国家拿钱来保护,设立保护机制和保护措施,加强技术壁垒。

   还有就是法律漏洞以及金融体系和企业制度的缺陷,新公司法大大降低了注册资金,新的合伙法将要生效,希望能在个人承担责任上有所增加,因为目前大部分公司都是有限责任公司,银行当然不愿意给小企业贷款,担心企业破产了,只承担注册资本金以内的责任,不追究个人连带责任,如果鼓励企业和个人在成立小企业时,都按照合伙企业设立,那么就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正是因为债权人和债务人的义务不匹配,导致银行不敢给小企业贷款。

   全国创业投资行业呈现九大特点

   目前记者能拿到的最新的投资报告就是《中国创业投资发展报告——2004》。从这份报告上看,全国创业投资行业出现了相对停滞现象,相较2002年,创业投资机构与创业资本总量都出现了大幅度的缩减。但报告也显示了诸多亮点,其中,政府的引导作用仍在持续加强,各类科技计划在促进经济发展特别是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方面起到了有效的引导作用。

   一是创业投资机构大幅度缩减。2002年调查时我们可统计样本为296家,2003年下降为233家,降幅近1/3。产生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很多创业投资机构撤出或正在撤出创业投资行业。如在北京地区有接近1/3的被调查单位明确表示已经不再从事创业投资,而转向其他等业务。

   二是创业资本总量出现了大幅度缩水。创业资本与创业投资机构的变动趋势基本保持一致。在2000年以前呈快速增长的态势,增长率超过70%。2000年后增长速度明显放缓,增长率下降比较明显。创业资本总量在2002年达到最高,接近1995年创业资本总量的14倍。2003年创业资本总量呈下降趋势,且下降幅度较大。2002年创业资本总量581.5亿元,2003年缩减为500.5亿元,减少81亿元。

   三是政府及政府性资金比重下降,民间资本增加迅速,一些地方政府开始尝试间接支持创业投资发展的方式,并收到比较好的效果。政府及政府性资金占40%左右,民间资本占60%左右,成为创业投资的主要资金来源。

   四是创业投资机构继续向发达地区集聚,但北京的地位有所下降。2003年创业投资机构仍然是集中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例如:上海、广东(主要集中在深圳)、北京、天津、浙江、江苏等区的创业投资机构数量占全部被调查机构总数的60%以上。资金的地区分布集中程度更高一些,北京、上海、广东、天津、浙江、江苏等经济发达地区的资金总量占全部调查所得的境内创业管理资金总量的76%。上海、浙江、天津、深圳都超过了北京的创业投资集中度,说明北京创业投资的地位有所下降。

   五是创业投资项目的行业集中度比较高。传统制造业、新材料工业、医药保健、生物科技、软件行业等是2003年中国创业投资最为集中的6个行业,集中了当年全部创业投资案件的52.1%。

   六是传统产业成为创业投资的新重点。2003年创业投资的绝大多数依然集中在了高新技术产业,但是传统产业所占比例显著增加。无论是投资金额,还是投资项目,高新技术产业仍然是2003年创业投资的绝对重点。但是,我国高新技术产业投资项目所占比例连续两年呈现出显著下降的趋势,而传统产业所占投资比例则显著上升,较上年上升了12.7个百分点。

   七是创业投资开始向项目后段倾斜。从不同阶段投资金额的分布看,2003年中国创业投资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成熟阶段所占比重骤然上升,比2002年增长了近3倍,成长阶段与2002年大体相当,而种子阶段等其他三个阶段的投资分布明显下降。

   八是单个项目投资强度加大,有从财务投资人向战略投资人转变的趋势。2002年单个项目投资强度为870万元,2003年上升为920万元。2003年的实际项目投资中,国外机构单个项目投资最多为3亿元人民币,国内机构为2.1亿元人民币。

   九是创业投资与国家科技计划相关性比较大。在2003年投资项目中,58.4%的项目属于国家认定的高技术项目。在国家科技计划的支持中,863计划支持的项目所占比例最高,为34.7%,火炬计划和其他部门的高新技术计划支持的项目次之,都为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