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中国杂志

美智库评中国创新追赶美国

来源:《科技中国》2020年第七期pp.11-16

日期:2020-07-23

  文/潘泓晶 王建平(上海科技管理干部学院)

  2019年美国科技智库——美国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 Innovation Foundation,ITIF)发布了《中国在创新方面赶上美国了吗?》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着重从创新投入、创新产出、创新成效等方面,选取36个维度指标(包括89个基础指标),对中美创新十年前后变化情况进行对比(见文后附表)。

  报告认为,美国在全球创新过程中保持领先地位是维持现有美国繁荣经济及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因素之一。同时,先进的技术优势也意味着强大的国防能力,甚至影响到整体商业创新和美国的竞争力。此外,由于科技行业的竞争力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企业和生态系统层面等一系列难以重建的复杂能力之上,美国需要制定强有力的创新发展战略,从而能继续享受在先进技术产业中获胜所带来的巨大好处,并保持美国在这一领域的领先地位。

  报告指出,在所有指标上中国都缩小了与美国的差距,甚至在某些情况下扩大了相对美国的领先优势。美国需要对国家政策进行重大改革以确保美国在全球创新及先进产业等方面的领导地位。本文着重对报告中的指标进行分析,以供参考。

  一、中美创新投入指标的对比

  创新投入指标是那些帮助企业提高创新能力,在创新产业中获得市场份额的种种因素,该类共有9大指标(含21项基础指标)。21项基础指标中国在基准期均低于美国水平,十年后表现各异。

  一是,中国有2项指标在十年后赶超美国。分别是政府研发支出占GDP比重,以及人均学士和硕士学位比重(计算机科学与工程专业),分别从基准期占美国的84%、66%,达到十年后占美国的119%、146%。

  二是,中国有4项指标在十年期间增长迅猛,中美之间的比重十年后比十年前增加10倍以上。其中全球研发投资企业2500强数量由2007年仅占美国2%,上升为2017年相当于美国的56%。风险投资发展较好,特别是初创期、成熟期风险投资比重,均由十年前约占美国4%、3.2%,升至十年后相当于美国71%、42%。

  三是,中国仍有6项指标与美国之比未超过26%,特别是创业期种子企业风投占比仅相当于美国的2%。基础研究支出占GDP比重、科研人员占总劳动力比重以及人均博士学位比重等指标,中国与美国之比为26%、25%、18%。其中特别是创业期种子企业风投比重,数据表明中国几乎不向种子企业提供资金,投资于种子企业的规模从相当于美国的1.1%增长到2.1%。“因此,对于一个中国创新者来说,一个非常早期的初创企业想获得融资变得更加困难”。

  二、中美创新产出指标的对比

  创新产出指标分为两大类:科技论文的发表数量,专利的授权数量。其中科技论文类指标共3项,专利类指标共6项,共计31项基础指标。整体而言,中国在创新产出方面的表现不如创新投入,31项基础指标中,无一项在十年后超过美国,增幅最快的指标为数字通信专利比重。

  一是,中国虽然创新产出类总体指标表现一般,但有4项指标经过十年努力超过了美国的一半。它们是工程类人均科技论文比重、化学类人均自然科学论文比重、平均科学论文引用量及通过专利合作协议授予专利比重,分别从基准期占美国的28%、24%、44%和10.1%,达到了十年后占美国的58%、59%、68%和80.9%。其中通过专利合作协议授予专利比重指标是创新产出中十年后占比美国最高的一项。报告表明,这一增长可能是和外国企业研发中心注册在中国有关。

  二是,中国共有12项指标与美国之比未达到10%,主要集中在生命科学专利、化学专利及清洁能源专利这三大维度指标中。尽管这几项指标十年后同基准期相比已有了约3至7倍不等的增长幅度,但是由于基数较低,十年后同美国仍有差距。

  三、中美创新成效指标的对比

  创新成效指标主要侧重于衡量与实际创新相关的创业活动及先进的产业部门在产出和贸易方面的增长,共分为三大类18项指标:创业和企业绩效类指标共2项、贸易和产业类指标共14项、科技应用类指标共2项,共包含基础指标37个。

  值得关注的是,创新成效指标中,中国有一些指标表现优异,十年前已经超过美国,经过十年的发展,达到了美国的4~8倍。具体表现如下:

  一是,中国有4项指标十年后在保持领先美国优势的基础上大幅度扩大了领先地位。其中,2016年,中国出口了价值5200亿美元的信息和通信产品,约为美国信息和通信产品出口量的8倍。2016年,中国中车集团向全世界输送了三分之二以上的铁路产品。因此,这一年中国高铁出口贸易额已是美国的618%。电机出口贸易与美国之比也几乎翻了一番,从394%增长到743%。

  二是,有2项指标中国在十年期间发生了较快的增长,分别是全球500强超级计算机生产量及系统性能。分别从2008年的占美国5%和1%,上升到209%及82%,各增加40及80多倍。

  三是,创新成效的37项基础指标中,中国表现最差的共有4项指标,十年后仍不到美国的13%。它们主要是在领先的创新型企业和航空工业这两大维度指标中。特别是,2006年航空工业出口贸易仅相当于美国的3%,到2016年该比重仅为5%。由此可见,中国的航空工业规模依旧较小,这也是“中国制造2025”规划中重点关注该领域的原因之一。另外,全球100强科技企业数量与美国之比从2009年的8.3%仅上升至11.5%,而其总市场估值则从12.5%下降到12.1%。不过报告也指出,“中国企业数量少的原因之一是:一些领先的中国科技公司,例如华为和中兴通讯没有公开交易数据。”

  四、启示与建议

  未来长时间内,中美战略格局的大趋势难以改变。特别是随着中国创新领域的快速发展,引起了美国在创新领域、关键技术领域,以及相关贸易领域的高度关注。当前,我国正在筹划“十四五”发展规划,以及“2020—2035”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从全球化、国际化的角度,需要深刻认识到中美之间创新差距的缩小对我国创新战略规划布局所带来的巨大影响。

  一是,从中长期规划以及“十四五”规划角度来看,需要站在全球化视野,在规划制定中设定更加符合全人类发展需求、符合全球化竞争标准的规划目标。随着中美创新差异的缩小,中国创新战略需要站起全球视野,提出更加符合国际通行规则的目标导向。

  二是,中美创新指标对比发现,我国在基础研究领域的创新仍然是薄弱环节,未来亟待强化基础研究要素支撑平台的建设。基础学科的提升需要硬件(如大型仪器等)+软件(如科学数据的建立与共享)+人力(高端科研人才)等共同支撑。目前应当围绕基础学科,着力推进这些要素平台的搭建,推动设施、数据的建立与共享机制。通过政府扶持及配套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帮助各机构完善科研数据管理基础设施建设,形成上下连接的科研数据管理共享体系,从而为开展不同学科之间科学数据的综合交叉与分析应用提供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