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中国杂志

上海市张江文化与科技融合各大产业分园区发展比较

来源:《科技中国》2018年第十二期pp.58-67

日期:2018-12-20

  文/车春鹂 曾茜(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

  本文通过对2014年至2016年张江示范基地文创产业各大类和各园区集聚度的发展态势,以及各园区文创产业的空间布局、平均营收规模、发展效率和发展质量的分析发现,三年来上海市张江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各园区的发展情况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化,大部分园区产业集聚发展优势更加凸显;虽然园区间竞争比较激烈,但总体格局基本不变;企业平均营收规模均有所提升,且张江示范区的发展效率和发展质量均呈现良好的态势。

  在各种扶持政策的作用下,上海张江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的文化和科技融合产业取得了较快的发展。文化和科技融合,丰富了文化产业的内容、表现形式、传播方式,增加了文化产业的附加值,改变了文化产业的生产函数,改变了文化产业的发展路径、盈利模式,而且还会不断产生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张江科技园区作为上海市高新技术产业的积聚地,其文化创意产业不仅特色明显,而且对上海市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由于对文化科技融合产业尚无权威性定义,为了保证数据的权威性、科学性以及可比性,本文根据《上海市文化创意产业分类目录(2013)》来界定文化科技融合产业的范畴,从上海市张江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不同园区的角度出发,分媒体业、艺术业、工业设计业、建筑设计业、时尚创意业、网络信息业、软件与计算机服务业、咨询服务业、广告及会展服务业、休闲娱乐服务业、文化创意相关产业11个领域,结合重点数据以及指标,分析各园区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状况。主要包括六个部分,即张江示范基地产业空间集聚度、张江示范基地各园区产业集聚度、产业在张江园区空间布局、平均营收规模、发展效率和发展质量。

  一、张江示范基地产业空间集聚度

  在区域经济学中,区位商通常被用来判断一个产业是否能够成为地区专业化部门。区位商是指一个地区特定部门的产值在地区工业总产值中所占的比重与全国该部门产值在全国工业总产值中所占比重之间的比值。区位商大于1,可以认为该产业是地区的专业化部门,区位商越大,专业化水平越高;如果区位商小于或等于1,则认为该产业是自给性部门。

  为了考察文化创意产业在张江示范基地的集聚度,本文以上海市为整体,以张江示范基地为特定区域,从产出角度,计算张江示范基地文化创意产业的区位商,考察文化创意产业中11个大类产业在上海的空间布局。

  根据2014—2016年三年数据的计算结果,张江示范基地的文化创意产业11个大类产业的集聚度发生了不同形式的变化1。

  1.持续下降的产业

  媒体业集聚度的特征是偏低而且逐年下降。集聚度从2014年的0.38,下降到2015年的0.33,再降到2016年的0.3。此外,根据数据可以看到2014年张江示范基地的网络信息业和软件与计算机服务业区位商分别为2.09、3.54,说明专业化程度较高,但需要注意的另一个特征是这两个产业的集聚度虽高,呈现的却是下降的趋势。2014年、2015年和2016年网络信息业的区位商分别为2.09、2.05和1.70;软件与计算机服务业的区位商最高,但下降速度也最快。这种持续下降的趋势说明基地之外的网络信息业和软件与计算机服务业处于快速发展态势,张江示范基地的特色在慢慢褪却。

  2.逐步上升的产业

  张江示范基地空间集聚度逐步上升的产业之一是工业设计。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工业设计的区位商分别为0.96、1.03和1.06。从区位商的角度来看,工业设计已经成为张江示范基地的专业化部门了。此外,咨询服务业的区位商也在逐步上升,但是幅度极小,每年上升幅度为0.01,2016年才达到0.49。

  3.相对稳定的产业

  首先,时尚设计与制造业的区位商从2014年至2016年没有发生变化,稳定在0.01,空间集聚度最为稳定;建筑设计产业也比较稳定,2014年的区位商是0.74,之后2年均为0.75;艺术业的区位商在0.5上下波动,相对来说也较为稳定。文化创意相关产业的区位商在2014年和2015年较为稳定,但2016年上升幅度较大。此外,广告及会展服务业和休闲娱乐服务的区位商波动幅度都不大。

  二、张江示范基地各园区产业集聚度

  为了考察文化创意产业在张江示范基地各园区的集聚度,本文以张江示范基地为整体,以张江示范基地的每个园区为特定区域,从总营收角度,计算张江示范基地每个园区文化创意产业的区位商,考察文化创意产业中11个大类产业在上海张江示范基地的空间布局。

  1.媒体业

  媒体业在金桥、嘉定、闵行、松江、奉贤、金山、崇明、宝山、世博等园区没有营收数据,区位商为零。由于历史原因,静安园是媒体业的大本营,但是随着新媒体的快速发展,媒体业在其他园区的集聚度快速上升,已经大幅度超过静安园。2014年,静安园媒体业的区位商高达5.57,遥遥领先,但随后2年快速下降,2016年仅有1.81。而虹口园和黄浦园媒体业集聚度则快速提高,虹口园的媒体业区位商从2014年的3.19上升到2016年的4.77,位居各园区之首;其次是黄浦园,2015年的区位商高达5.32,2016年为4.07;再者是徐汇园,2016年的区位商为3.08。

  2.艺术业

  2016年各大园区中世博园的艺术业区位商最高,高达5.34。但是区位商是相对数,世博园本身的营收不高,2016年仅有18.18亿元,而且产业类型少。区位商存在较高的值,也有可能是一个产业在整个园区所占的比重比较大造成的。所以世博园的艺术业区位商存在这么高的值,仅能说明相对集聚度高,并不能说明产业总量大。

  2014年杨浦园的艺术业区位商最高,为3.11,但下降速度快,2016年仅有0.4;此外,嘉定园的艺术业区位商也在不断下降,但幅度较小;值得注意的是核心园的艺术业区位商不断上升,从2014年的1.10上升到2016年的1.52。总体来说,通过比对2014年至2016年艺术业在各园区的区位商数据,可以发现艺术业的集聚度在分散,呈现均等化的趋势。

  3.工业设计

  工业设计区位商最高的当属金桥园,作为出口加工区,其区位商从2014年的3.95,上升到2016年的4.62。松江园加工制造业比重也较高,但其工业设计区位商从2014年的1.87下降到2016年的0.34。陆家嘴园的工业设计区位商也在持续下降,作为金融核心区,其工业设计区位商下降也不足为奇。而核心园的工业设计逆势而上,连续上升,从2014年的1.14,上升到2016年的1.48。与世博园艺术业区位商高的情况类似,宝山园的工业设计区位商也在逐步上升,主要原因是宝山的产业结构比较单一,而且园区文创产业总量较低。

  4.建筑设计

  建筑设计一直是杨浦园的特色,也是最重要的产业。2016年杨浦园建筑设计的营收为122.31亿元,占杨浦园231.06亿元总营收的53%。杨浦园的建筑设计区位商2014年是4.96,到2016年升到6.11,是张江示范基地的集聚高地。虽然金山园、崇明园、宝山园、世博园的区位商更高,但意义不大,因为园区产业规模小,而且产业结构单一,比值自然上升。2016年世博园建筑设计业营收10.26亿元,总营收18.18亿元;宝山园建筑设计业营收7.88亿元,园区文化创意产业总营收23.07亿元;而崇明园只有建筑设计业,1.61亿元,金山园也只有建筑设计业,0.3亿元营收。因此,这类产业结构单一的园区产业区位商意义不大。

  5.时尚创意产业

  时尚创意产业在张江示范基地所占的比重非常小。但从产业集聚度角度看,徐汇最高,2016年区位商为12.49,2014最高时达到14.20;其次是普陀园,区位商在7.5~8.6之间波动,紧随其后的是杨浦园,区位商徘徊在2.22~2.42之间,总体比较稳定。

  6.网络信息业

  网络信息业是张江示范基地的核心产业,在核心园高度集聚,2016年区位商为1.61。此外,普陀园、陆家嘴园、宝山园的区位商在上升,由于这些园区规模较小,产业结构种类不多,有的区位商超过核心园。

  7.软件与计算机服务业

  软件与计算机服务业是核心园区位商最高的产业,核心园也成为张江示范基地该产业区位商最高的园区,不过区位商表现出连续下降的趋势,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分别为1.69、1.66、1.64。无独有偶,紧随其后的漕河泾园的软件与计算机服务业的区位商也在不断下降,2014年是1.48,2015年降到1.31,2016年大幅度下降到0.98。

  8.咨询服务业

  咨询服务业在静安园高度集聚,是静安园集聚度第二高的产业。静安园也是张江示范基地咨询服务业集聚度最高的园区,而且区位商逐年上升。2014年的区位商是3.05,2015年小幅上升到3.14,2016年大幅上升到3.85。普陀园的营收在逐年增长,由2014年的66.98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90.36亿元,而咨询服务业的营收则不断下降,由2014年的16.83亿元下降至2016年的13.69亿元,因而区位商由2014年的5.18下降至2016年的2.97。此外金桥、闸北、长宁、黄浦几个园区的区位商都超过1,分布较为均匀。

  9.广告及会展服务业

  虹口园是广告及会展服务业发展最好的园区,区位商一直遥遥领先,2014年是6.7,2016年小幅上升到6.95。其次是嘉定园,不过其区位商成下降趋势,从2014年的3.97逐年降到2016年的3.64。从营收角度,2016年虹口园的广告及会展服务业营收为98.37亿元,嘉定园是90.63亿元。从总量和区位商来看,虹口园都比嘉定园略胜一筹。此外,闸北园、长宁园、静安园的区位商均超过1,广告及会展服务业也有不错发展态势。

  10.休闲娱乐服务业

  漕河泾园是休闲娱乐服务业区位商最高的园区,而休闲娱乐服务业也是漕河泾园区位商最高的产业,并且逐年上升,2014年是3.4,2016年上升到5.75。闸北园次之,但区位商呈逐年下降趋势,2014年是3.51,2016年下降到3.06。休闲娱乐服务业在张江示范基地所占的份额不大,因此其他园区区位商都比较小。

  11.文化创意相关产业

  文化创意相关产业的区位商最高的是闵行园,2016年达到5.95,这一产业也是闵行园区位商最高的产业。金桥园的区位商为4.67。闵行园和金桥园的营收及文化创意相关产业规模均差不多,2016年园区的营收分别为32.35亿元和38.38亿元,两个园区的文化创意相关产业营收分别为24.43亿元和22.73亿元。黄浦园的区位商为4.1,虽然低于闵行园和金桥园,但是园区规模和产业规模远远高于上述2个园区,营收额分别是356.21亿元和185.27亿元。

  三、产业在张江园区空间布局

  为了解文化创意产业在张江各园区的空间布局,本文从营收角度出发,得出的数据显示张江示范区的文化创意产业空间布局呈现明显的极化与集聚状态,园区规模相差甚远。

  2016年张江核心园营收达到1137.51亿元,占张江示范基地的31.82%,遥遥领先于其他园区。第二名是黄浦园,营收占张江示范基地营收总额的9.97%。第三梯队主要是营收总额从298.98亿元到231.06亿元的园区,包括漕河泾园、嘉定园、陆家嘴园和杨浦园。接着是长宁园和闸北园,两者之间相差仅0.52亿元,但与第三梯队的最后一名杨浦园差距在34亿元以上。再者是虹口园,比闸北园少36亿元,另外静安园又比虹口园少56亿元左右。最后,可以发现100亿元以下的园区有10个(不包括没有文创产业的临港园和青浦园),营收规模在0.3亿元到90.36亿元之间波动,之间的差距也比较大。

  四、平均营收规模

  因为企业的资产规模数据无法获取,本文从营收角度衡量企业的平均规模,即用园区总营收除以企业数量得到。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符合文化创意企业这样轻资产企业的特征。

  从表7的数据可以发现,前4名的排名无大的变化,嘉定园依然位居榜首,企业平均营收规模4.74亿元,是张江示范基地平均2.33亿元营收规模的2倍多。

  从增幅和降幅的角度来看,企业平均规模排名上升较快的当属漕河泾园和黄浦园,企业平均营收规模分别由第2015年的第8名、第12名,上升到2016年的第5名和第9名,提升幅度最大。企业平均规模排名下降较快的是金桥园和长宁园,排名由2014年的第6名、第9名下降到2016年的第10名和13名,企业的平均规模也在下降。金桥园的变化或许与园区的产业升级转型有关,而长宁区则不得而知,应当加以关注。企业平均规模排名表现最不稳定的是闵行园,2014年、2015年和2016年的排名分别是18、7、11,但是闵行园的企业平均规模还是比较稳定的。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园区之间的竞争比较激烈,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五、发展效率

  为了解张江示范区的发展效率,本文借助人均增加值的指标来分析。数据显示发展效率的排名变化大于企业平均营收规模的变化水平。

  从各个园区的情况来看,首先出乎意料的是黄浦园从2015年的第7名跃居榜首,人均增加值由29.21万元增加大50.97万元,增长了74.5%。此外,长宁园由2015年第14名上升到2016年的第5名,人均增加值由22.60万元上升到36.94万元,增长了63.5%。闸北园由2015年的第13名上升到第9名,人均增加值增长了18.2%,增长速度远低于黄浦园和长宁园。排名下降幅度最大的是崇明园,从2015年的第9名下降到2016年的14名,人均增加值由2014年的26.61万元下降到2016年的22.62万元,下降了15%.

  从排名角度看,长宁园是起伏最大的园区,2014年到2016年,排名分别是第18名、第8名、第12名,人均增加值分别是18.56万元、26.45万元、24.84万元。嘉定园虽然企业平均营收规模跃居榜首,但人均增加值却从2015年的第3名跌到2016年的第7名,人均增加值则从44.41万元跌到28.76万元,下降了35.2%,是张江示范基地跌幅最大的园区。

  六、发展质量

  本文从增加值率和利税率2个视角来观察园区企业的总体发展质量。增加值率是用增加值总额除以营收总额,旨在考察营收中增加值的比重;利税率是用利润与税收总额除以营收总额,旨在考察企业的盈利能力。增加值率和利税率高的园区,说明该园区内企业的增长质量较高。增加值率与生产函数中技术系数密切相关,虽然企业之间会有差异,但是一个经济体短时期内难以改变。因此,张江示范基地总体增加值水平比较稳定,2015年到2016年有小幅的上升,由32.68%小幅升为32.99%。

  首先,根据各园区增加值率的数据分析,从每个园区的变化来看,崇明园增加值率均在50%左右,增加值率较高且较为稳定。陆家嘴园、核心园和奉贤园3年来表现比较稳定,2016年的排名处于第2、3、4名,增加值率稳中略有下降。长宁园的表现非常突出,从2015年的第15名上升到2016年的第8名,增加值率从21.07%上升到33.92%,增幅达到51%。虽然长宁园2016年的平均营收规模只有1.92亿元,排名第13名,但人均增加值率和园区平均增加值率排名都比较靠前。2016年长宁园营收达到197.7亿元,规模较大,说明长宁园的发展质量和效率都比较好。金山园的增加值率大起大落,2014年、2015年和2016年的增加值率分别是60.06%、27.96%和37.91%,3年的排名分别是第1名、第11名和第6名。世博园的排名及增加值率都呈下降趋势,排名分别由2014年的第6名下降到2016年的11名,园区的增加值率由2014年的41.93%,下降到2016年的30.99%,低于张江示范基地32.99%的平均水平。此外徐汇园的排名下降幅度也较大,且园区的增加值率一直处于张江示范基地的平均水平以下。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对于文化创意产业规模不大的园区而言,当大企业的增加值率发生了变化,会带动企业所在园区的增加值率也发生相应的变化,因此,其增加值率具有一定的偶然性。比如2016年排名榜首的崇明园,2016年的文化创意产业营收规模仅有1.61亿元,金山园的营收只有2969万元,而张江核心园的营收达到1137.51亿元。对于那些规模较小的园区,一个规模大一点企业的变化就会直接对评价指标产生较大的影响。

  其次从利税率角度看,2016年普陀园的利税率稳居榜首,而且普陀园的利税率每年都以超过100%的速度提升。2014年,普陀园的利税率仅为11.11%,位居张江示范基地的第11名,2015上升到25.69%,增长了131%,跃居第1名,2016年再接再厉,增长了125%,达到57.91%,领先于第2名的长宁园的利税率24.75个百分点,高于张江示范基地平均利税率22.71个百分点。普陀园2016年的文化创意产业营收为90.36亿元,相对来说规模较小却有如此之高的利税率,说明该园区的企业是值得关注的,有较强的盈利能力。此外,长宁园在利税率方面同样表现不俗,排名从2015年的14名跃居2016年的第2名,利税率从10.82%上升到2016年的23.16%。金山园和奉贤园排名也有较大幅度提升,但是园区文化创意产业规模都比较小,分别为8.4亿元和0.30亿元。嘉定园的利税率较低且呈现波动趋势,2014年、2015年和2016年的利税率分别为7.97%、14.53%和6.88%,均低于张江示范基地15.22%的平均利税率水平。金桥园的利税率在2014年位居第2名,为24.21%,但到2016年大幅下降到第14名,利税率仅有6.41%。

  总体来看,大部分园区的增加值率波动幅度小于利税率的波动幅度,值得进一步实地调研,探究其背后的原因。

  结合2014年、2015年和2016年的数据分析,我们可以总结以下几点:

  第一,张江示范基地的文化创意产业11个大类产业的集聚度发生了不同形式的变化。网络信息业和软件与计算机服务业集聚度的持续下降,说明这两类产业在张江示范基地的优势在减弱,同时也不能否认基地之外的网络信息业和软件与计算机服务业正处于快速发展的态势。此外,张江示范基地集聚度逐步上升的工业设计产业和咨询服务业发展潜力较大。

  第二,从张江示范基地各园区产业集聚度的分析结果来看,大部分园区都有属于自己特色的产业,例如杨浦园的建筑设计业、徐汇区的时尚创意产业、核心园的网络信息业和软件与计算机服务业、静安园的咨询服务业、虹口园的广告及会展服务业、漕河泾园的休闲娱乐服务业、闵行园的文化创意相关产业。虽然2014年至2016年各产业在各园区的产业集聚度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化,但大部分园区产业集聚发展优势也更加凸显。

  第三,从2016年不同园区文化创意产业营收总额的角度分析,张江示范区的文化创意产业空间布局呈现明显的极化与集聚状态,园区规模相差甚远。张江核心园营收达到1137.51亿元,占张江示范基地的31.82%,遥遥领先于其他园区。

  第四,考察2014年至2016年的平均营收规模可以发现,总体而言,企业平均营收规模均有所提升,但总体格局基本不变。同时排名数据也显现出园区间竞争比较激烈的特征,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第五,本文借助人均增加值指标分析的张江示范区发展效率的结果显示,2014年至2016年3年来园区人均增加值的排名变化较大,但张江示范区平均人均增加值呈现上升趋势,分别为30.34、32.6、35.2,说明张江示范区的发展效率态势较好。

  第六,通过增加值率和利税率2个视角来观察园区企业的总体发展质量,结果显示2014年至2016年各园区的发展质量变化不一,但张江示范基地的平均增加值率和平均利税率水平都较为稳定,说明园区企业的总体发展质量的态势也是比较乐观的。

  总而言之,张江科技园区在未来将更好地把握文化与科技融合的机遇,带动园区各大产业的高速发展,充分发挥各园区的产业集聚优势,着力发展模式的创新,不断提高园区的发展效率和发展质量,进一步促进上海市乃至全国的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

  注:1 第一,报告中的张江示范基地的数据是从上海市的文化创意企业中筛选出张江示范基地的规上企业而得出的,如非特别注明,报告中的数据均来自上海市统计局;第二,因为青浦和临港没有文化创意产业,所以,在报告中不涉及这2个园区。

  本报告受上海市张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