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中国杂志

马基雅维里的政治哲学和方法论——再读《君主论》

来源:《科技中国》2018年第十一期pp.96-98

日期:2018-11-19

  文/臧红岩(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

  马基雅维里的经典著作《君主论》被西方评论界列为和《圣经》《资本论》等同样影响人类历史的十部著作之一。《君主论》一书中所蕴含的政治哲学观念、方法论、价值选择、军事思想、处世之道等丰富的政治教导和睿智的见解,从不同程度展示了马基雅维里开创性的政治智慧、政治判断和具有奠基意义的政治理论。

  尼可罗·马基雅维里生于1469年,死于1527年,五十八年的生命留给世人的除了宝贵的精神财富,还有关于“人”和人的内心世界的深思。马基雅维里的《君主论》是他的第一本著作,至今已经有500年。此著作比较完整地阐述了君主专制理论和君主统治术。马基雅维里在《君主论》一书的献词中写道:“这是依靠对现代大事的长期经验和古代大事不断钻研而获得的。对于这种知识,我曾经长时期孜孜不倦地加以思考和检验,现在我把它写成小小的一卷书献给陛下。”马基雅维里把这本书献给当时的弗洛伦萨统治者家族成员洛伦佐·梅迪奇。洛伦佐·梅迪奇是他的一位资助人,也是一位刚刚夺回王位的君主。马基雅维里认为此书是“当代”政治的实践,也是先贤智慧的结晶。

  值得一提的是,马基雅维里所撰写的《君主论》并没有采用意大利语写作,而是用弗罗伦萨方言写成。这是因为16世纪初期,意大利语并不存在。但是由于但丁、彼得拉克、薄伽丘等来自于弗罗伦萨作家的文学著作的广为流行,弗罗伦萨方言在整个意大利地区相对于其他方言而言,具备极大的文化优势。所以马基雅维里意识到使用和但丁一样的弗洛伦萨方言,可以更好地将《君主论》传播到整个意大利乃至欧洲。就在《君主论》完成的之后几年,以弗罗伦萨文学语言为基础的意大利语被发明出来。所以,《君主论》一书一直也是意大利文学和语言的经典文本。

  一、马基雅维里的政治哲学

  从1489年到1512年,马基雅维里担任弗洛伦萨共和国“十人委员会”秘书、第二大法官法院秘书及外交官等职务达到十四年之久。马基雅维里不仅仅关心政治方面的写作,而且非常关注人的本性,由于其特殊的工作经历和所生活的国际国内大环境,让他对人性看得非常清楚。他对人性的看法是:每个人的本性都是恶的并且不可改变。所以他主张政治应该与道德分开。

  第一,普通的道德观点不适用于国家。马基雅维里抛弃了苏格拉底、柏拉图及亚里士多德政治道德化的观点,第一次使政治学独立于伦理学。马基雅维里因此也被称为现实主义政治观第一人。但是,马基雅维里并没有使得政治学与伦理学彻底分开,也没有放弃政治权力的道德基础,只是适当地“搁置”从而能够更加深入研究政治行为。这在由宗教主导的中世纪还是第一次,我们在亚里士多德主义的哲学家圣托马斯·阿奎那、在柏拉图主义和奥古斯丁主义的思想家的著作里并不能看到这些。老子说过“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也。”即使是圣人也不追求单一的价值,而是善于舍弃低层次的“善”,去追求符合更高价值的“不善”。所以有学者认为,世人也许都可以谴责马基雅维里,但是他们暗地里也都不得不遵循马基雅维里《君主论》的原则。

  第二,对国家首要地位的确认。马基雅维里能够正视他所处的时代的君主们,在内心深处希望自我的价值能够能到君主的赏识,并且他实质上也把自己放在一个和君主平等的地位之上,所以才敢指点江山,为君主谋国之大计。

  他提出成熟的政治家应该只关注真相。在这里,马基雅维里关注的不仅是君主的利益,他更关注意大利这个国家的利益。马基雅维里写过这样一条命题:君主为自己的利益所做的在大多数场合会损害国家,而他为国家所做的则大多数会损害他个人。马基雅维里提到的君主统治的办法,虽然有阴谋诡计,但是他认为是确实符合人性的,是真正成熟的政治经验。就《君主论》具体地谈到君主的统治技巧来看,很容易让人觉得马基雅维里是为了君主的利益在撰写《君主论》,有君主至上主义偏向,但是细细读来,会发现其中所蕴含的对没落的意大利的民族的新生的向往,他太需要一位成功的君主来实现意大利的统一和崛起。在他看来,如果能通过一位成功的君主实现意大利的新生,也未尝不是目的证明手段性的最好注解,即使他更赞同共和主义。马基雅维里的独特之处,也构成了其作品的历史力量。他是发现国家理由真实性质的第一人,成功地度量了它导向的所有巅峰和深渊。

  二、马基雅维里的政治价值选择

  马基雅维里虽然有着代表非道德观念“马基雅维里主义”的恶名,后人给他写过这样的墓志铭:这位伟人的名字使任何墓志铭都显得多费言辞。但是其实马基雅维里的《君主论》的本意是希望建立一个统一的强大的意大利国家。他的目标是为了让意大利成为统一的不受外族入侵的国家,在他看来,意大利的安全与健康是政治的最高目的。

  第一,对政治学概念的界定。在马基雅维里的著作里,他不仅关心的是政治内容的写作,更为关心的是政治哲学中的主题。如人的本性以及国际、光荣、美德和冲突等概念的界定。就人在政治上的价值而言,马基雅维里似乎与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德意见不同。对于马基雅维里来说,政治的最高目的是共同体的安全与健康,而不是古代作品中所描述的较高的道德目的。

  马基雅维里认为他发现了新大陆、新模式和新秩序。最早赋予了“现代性”这一词汇。他认为国内外的斗争的目的都是为了取得权力和控制力。

  第二,对政治的最高目的界定。马基雅维里对道德哲学不感兴趣,他认为政治的最高目的是共同体的安全和健康。政治行为的政治后果比决策者的道德动机更为重要。

  他对权力的解读也使他成为运用政治手腕方面最权威的第一人。君主想控制民众,而民众想推翻君主,君主之间的争夺也是权力的争夺。但是正如约瑟夫·S·奈所说,权力犹如爱情,易于体验却难以衡量。权力是一个人实现其意图和目标的能力。马基雅维里认为:“为了实现自己安全的必要,可以偶尔使用残暴手段,除非它能为臣民谋利益,其后绝不再使用。”这种“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的方法是马基雅维里所推崇的,但是他也认为,占领者在夺取一个国家的时候,应该毕其功于一役,自己不要在其后再进行残暴的手段进行侵害人们的行为,这样人们才可以重新感到安全,君主如果再采取施恩施惠的办法就可以把他们争取过来。

  伏尔泰称《君主论》一书泄露了君主的秘密,使权力的内幕公开化,而到了公元17、18世纪的时候,强大的独裁统治者的出现无疑使马基雅维里的名声愈发糟糕。但是马基雅维里对权力的首次解读,对政治的人性角度阐述确如马克思所说“《君主论》是政治的验尸报告”。

  三、马基雅维里的方法论

  从国际关系学上讲,马基雅维里是真正的经典现实主义者。马基雅维里的政治哲学是以实际经验为基础的,阐明的是不管手段善恶与否,只要能实现既定目的即可的观念。

  第一,重视经验。马基雅维里注重人的经验教训,以实证主义的态度来研究政治问题,把政治学看成一门实践的科学。不再接受先验前提的束缚,而非常注重纯粹的经验。马基雅维里认为没有超越政治实践之外的先验政治原则,只有在政治活动中显现出来的经过敌对双方一致同意的默认法则。马基雅维里不仅仅是一个教授政治现实主义的教师,更教授人们如何调整方法去获得想要的结果。他领导了一场彻底的革命与改革。

  第二,经典现实主义的创始人。马基雅维里关注政治的真正的实质性核心,而这种政治的真正核心常被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这样的思想家忽略,那就是谋杀、阴谋、政变,他更关注人的阴暗面,而不是人常常表现出来的优点。马基雅维里展示出的人的阴暗面往往会让人们对一直习惯的对政治的崇高意图与政治的实践结果间的差距感到沮丧。耶鲁大学的政治学学者甚至曾在课堂中认为马基雅维里这个词比“现实”这个词汇更符合实际。马基雅维里心目中的国家具有普遍性的野心,这与基督教和罗马前辈相似,他这种言行已经摆脱了传统并得到了解放,摆脱了基督教的传统的道德教条的束缚。他提出了新型政治。这些新型政治的奠基人具有一种不同寻常的野心,并具有热爱荣誉、预知性权威的魅力。但是马基雅维里所提出的对道德的亵渎都是发生在极端的政治情况下,而这种极端的情况或者重大的政治危机往往可以展示人性的真实,并可以获得人们的理解,马基雅维里通过自己的方式使这一理论正常化,并使之成为常态的政治理论。

  第三,建立原创的政治结构和归纳法的使用。马基雅维里的《君主论》实际上展示了他和前人思想的决裂与完全的不同。他对罗马共和进行了取代和重组,并建立一个区别于其他已有的政体的原创的政治结构,即现代国家。可以说,马基雅维里是现代国家的发现者和奠基人。

  他认为,国家的最大功用和最终目的是对外获取本国的最大利益,对内获得本国统治的稳定。而国家为此实施的一切手段达到的目标,才应该是判断国家好坏的标准。同时,他在阐述他的政治主张的时候所采用的方法属于归纳法,这比弗兰西斯·培根还要早一些。这与当代现实主义者关注的重点是国际关系的体系和结构还是有明显的区分。马基雅维里认为一个君主如果是良善的,就无法让那些保护他的人拱卫在侧;如果他是邪恶的,那么,任何人都不能束缚与纠正他。“所有这些政府均存在这样或那样缺陷的原因就在于,它们的变革并非为了实现公共利益,而是为了派系的巩固与安全。然而,安全是遥遥无期的,因为在城邦中总有派系得不到满足,它会成为任何图谋变革之人的有力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