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中国杂志

美国政府助力新兴高技术企业“升空”的经验与启示 ——Space X成为全球低轨道航天领域翘楚的案例分析

来源:《科技中国》2018年第七期p71-72

日期:2018-07-11

  文/蔡笑天 杨洋 李哲(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

  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创立短短10余年就完成了火箭发动机、运载火箭及飞船的设计、制造和发射,先后于2015年12月和2016年4月完成了陆地和海上火箭回收的试验,2018年2月成功发射了全世界运载能力最强的超级火箭——“猎鹰重型”,成为全球低轨道航天领域的领先者。研究Space X的成功经验,分析美国政府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对促进我国新兴产业发展、推动军民科技深度融合发展均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一、Space X迅速发展的内在因素

  作为新兴产业领域的高技术企业,善于利用成熟技术、善于捕捉市场机会、具有敢想敢干的企业家精神,是Space X实现快速崛起、获得市场成功的内在因素。

  第一,立足成熟技术集成,降低研发总体成本。Space X公司通过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等航天技术研发部门合作获得了成熟的技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开展研制工作,加速了研发进程,从资金、时间角度节约了大量研发成本,克服了航天技术研发投入资金多、技术转化为经济效益周期长的难题。例如,Space X公司猎鹰系列火箭的灰背隼发动机采用了阿波罗计划登月舱下降级发动机的喷管,使其能够按任务需求研制出经济实用的火箭发动机。

  第二,敏锐捕捉市场机会,主动填补市场空白。经过50多年的发展,美国的近地轨道发射技术已十分成熟,实现火箭的重复使用以降低近地轨道运输的成本是进入该市场的一个重要切入点。Space X敏锐发现并抓住了这个市场机会,大力发展重复使用技术,主动开发并成功提供了对应市场需求的产品,在2013年制造出首个可重复使用的火箭,2015年将世界上第一批全电动通信卫星送入预定轨道,2018年2月开始致力于BFR(大型航天运载火箭)研制。

  第三,敢想敢干、不惧失败的企业家精神。Space X的创始人马斯克拥有远大的梦想和强韧的意志力。在短短十几年中,马斯克做成了PayPal电子支付、特斯拉电动跑车、Space X商业航天等大事,未来还计划研发时速上千千米/小时的超级高铁和帮助人类移民火星。航天领域技术难度大、敏感性高等原因,这一市场面临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企业投入也面临巨大风险。在马斯克的领导下,Space X极具冒险精神,不畏惧失败,在经历了2014年8月火箭空中爆炸和2015年1月猎鹰9号回收失败等多次失利后,依然坚持不断实践,终于在2016年完成了7次海上回收任务。对此,马斯克表示,“增加测试频率是改进‘猎鹰’9号火箭的关键措施,火箭回收失败的同时也为下一次测试积累了新的数据,提高了成功的可能性”。

  二、美国政府在Space X公司迅速发展中的角色和作用

  Space X的快速发展除了自身因素外,更为深刻的经验在于美国相关政府部门开放包容的态度和有效的支持措施。政府在市场准入、创新资源供给、政策采购三个环节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实现对企业创新全链条支持,为火箭“升空”开启了绿色通道。

  第一步:开放低轨道航天发射领域,让企业获得市场准入资格。21世纪以来,美国政府将新兴航天企业作为载人航天发展的重要力量,多次通过国家层面的政策调整促进其快速发展。2006年,美国《国家航天政策》指出,继续吸纳和增加美国私营部门参与美国政府航天系统及基础设施的设计与开发;2010年6月,美国政府又发布了新制订的《国家航天政策》,其目标的第一条就提到“振兴国内竞争性航天工业、增强企业活力”。奥巴马政府表示:“为了支持至关重要的国内航天工业,美国政府在航天领域的研究重点将放在深空探测,同时使用商业性航天产品和服务以满足政府需要”。为落实上述政策,NASA果断退出具有潜在商业价值的低轨道航天发射领域,向私营企业放开。

  第二步:开放技术和人才,让企业获得公共创新资源。NASA向以Space X为代表的美国私营航空企业开放了“阿波罗”登月和航天飞机研发的大量技术报告,转移了大量成熟技术。例如,“猎鹰”9号火箭上使用的梅林发动机就是在NASA当年用于载人登月的发动机基础上进行改造和升级。除了技术支持,NASA还准许在NASA从事涉密工作的研究人员流动至私营航空企业。例如,Space X公司的航天工程师David Giger曾就职于NASA下属研发机构。

  第三步:通过政府采购等一系列政策,助力企业创新产品进入市场。美国政府针对高技术企业的政府采购采取了“风险补偿,率先使用,避免垄断”等一系列措施:(1)引入风险补偿机制,降低企业研发失败的预期损失。美国政府设立风险补偿基金,在政府采购中根据采购的性质和金额,按比例拨出资金存入风险补偿基金账户。当高技术企业研发失败时,按照采购合同约定,通过风险补偿基金弥补企业损失。(2)政府成为企业产品和技术的先行用户。美国政府作为Space X的先行用户,为产品提供稳定的市场,帮助企业资金回流,给予企业“第一桶金”。2006年8月,NASA与Space X签订了商业轨道运输服务合同。随着技术的不断升级,Space X已将市场拓展到海外,2013年6月,Space X正式宣布将负责发射土库曼斯坦首颗人造卫星。(3)为中小企业营造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避免垄断。美国政府采购制度注重通过对高技术中小企业的优先支持,保持行业的竞争性。《购买美国产品法》规定,只要本国高技术中小企业的报价不超过本国大型企业报价的6%,外国供应商报价的12%,则优先采购本国高技术中小企业的产品和服务。为了支持新兴高技术企业,NASA还采取绑定采购的形式,将价值68亿美元的“太空的士”项目交由波音公司和Space X公司合作完成。

  三、启示

  由于Space X兼具高新技术与国防技术特征,其快速成长的成功经验对我国政府促进高新技术企业发展、推进军民科技深度融合有重要借鉴意义。

  第一,尊重创新规律,客观看待失败。必要的试错是创新的天然属性。因此,政府要尊重创新的客观规律,允许研发人员和企业家大胆设想,勇冒风险,尤其是在一些创新度较高的领域,政府不能急于求成,要对失败有一定的宽容度,同时,政府建立保险制度降低创新失败的成本。

  第二,进一步优化民营企业在国防科研生产领域的市场准入管理,激活民营资本活力。国防科研生产领域、特别是高新技术领域能放开的尽快开放,给民营企业和民营资本创造发挥作用的空间,实现民营高技术产业与国防科技的相互促进。

  第三,进一步加大对民营领域的公共创新资源供给。一是促进公共部门掌握的技术向民营部门尽快转移,包括进一步完善国防技术定密解密机制,建立完善财政资助项目和机构科技成果发布机制,搭建军民科技信息交流和成果交易的渠道。二是进一步促进科研人才跨部门流动,通过对公共部门人员保密管理制度、国防知识产权管理制度的进一步明晰和改进,提升公共部门人员向民营部门流动的意愿。

  第四,进一步完善和落实政府采购政策。发挥好政府先行用户的角色,通过政府采购带动企业创新和发展。落实对中小企业的政府采购支持政策,通过采购报价优惠、固定比例采购等方式予以支持。建立和完善对研发采购的风险补偿机制,设立风险补偿基金,减轻企业研发失败的后顾之忧。